第一旅游网 » 美食 > 国内美食 > 正文

随杜甫穿越古今,“诗歌苦旅”也有美食

  

 

  在国人心目中,忙碌的杜甫不仅心系天下忧国忧民,写下名垂千古的诗篇,对李白“爱得深沉”,对妻子痴情专一,还在语文课本出了不少表情包,为公园城市代言唱Rap。就在去年4月,杜甫还“跨越时空做客”BBC纪录片《杜甫:中国最伟大的诗人》。当杜甫的诗被翻译成英语,国宝级演员、《指环王》中甘道夫的扮演者伊恩·麦克莱恩爵士也应邀前来朗诵杜甫的诗。在23日晚登陆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纪录片频道的纪录片《跟着唐诗去旅行》中,首集就体验杜甫“诗歌苦旅”,追寻“诗和远方”。

  寻访“诗和远方”,回望唐诗山河

  唐诗是每个中国人的文化记忆,总会在生命中某个时刻涌上心头。纪录片《跟着唐诗去旅行》以唐代的五位诗人最具代表性的五段旅程为线索,从杜甫的“江湖”出发,体会孟浩然的“故人”,探望王维的“长安”,再临岑参的“边塞”,最后去往李白的“仙山”。纪录片邀请诗人西川、作家韩松落、书法家鲁大东、学者郦波和杨雨,重返唐诗发生的地方,体会诗人的人生。

  旅行的时候,面对苍茫的自然界,如果是李白、杜甫走在这样的旅程中,会产生怎样的诗意?在热火朝天的都市生活里,到哪里去寻找诗人杜甫?在总导演李文举看来,旅游成为唐代读书人的必修课,很多诗人都经历了壮游和漫游阶段,杜甫曾有十年壮游的经历,李白离开四川后也有过十多年的漫游历程。千百年前,在没有汽车、高铁、飞机的时代,唐代诗人的足迹之远超乎想象。

  回顾诗人的一生,写下“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的名篇,杜甫大概是诗人中受苦最多的一位,国破家亡,战乱不断,颠沛流离,郁郁不得志,他几乎跑遍了唐朝所有“不毛”之地。“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相传李白出生在西域碎叶城,距离长安十万八千里,但他浪迹天涯,几乎走遍了大唐的所有风景区。而王维坐守长安,诗书画琴俱佳,他总是独自隐居山林,所以才会有“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顿悟。孟浩然一生不仕,呼朋引伴,放浪江湖,快意人生,故云“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岑参则执命向西,纵马西域,豪气干云,所以他慨叹“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的奇观。

  跟随镜头回访诗歌现场,节目选择了郦波、杨雨、西川、韩松落、鲁大东五位嘉宾,作为这场旅行的“伴游”,带观众一起回望唐诗山河。诗人西川跟着杜甫来了一次奇妙的旅行,在三峡仿佛看到诗人“显灵”。学者郦波和杨雨从电视屏幕上的“诗词大会”走出,分别去往长安和边塞。作家、影评人韩松落攀越座座仙山,李白的形象在他心中逐渐丰满。书法家鲁大东带着笔墨踏着自行车深度游江南,一路拜会古代与今天的“故人”。

  随杜甫穿越古今,“苦旅”中也有美食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杜甫像一个忧国忧民的文化符号,但他也有过徘徊,是居于庙堂之上,还是退隐山林之间。首集《江湖》中,诗人西川踏上杜甫晚年寻找安身之所的漂泊旅程。既有美食也有“苦旅”体验,既有杜甫与今人穿越时空的对话,也有老老少少的人们对于诗歌传统的传承。

  对于诗人西川来说,这是一次追寻偶像的旅程,两个诗人之间一段跨时空的交流。西川年少时是李白的粉丝,年长之后,有了人生阅历,却越来越崇拜杜甫,他羡慕杜甫无与伦比的用诗歌书写现实的能力。纪录片里出现的第一个地方是甘肃徽县。安史之乱后,杜甫为了寻找安身之所,带着家人从甘肃天水向四川成都出发,在山里走了半年多,他这时候的生活非常贫穷,还曾写诗提到吃饭都成问题,时常要捡秦岭山道上的橡栗吃。出于好奇,西川也捡起了路边掉落的橡栗:随即感叹,“哇,这也太苦了!”

  在成都度过四年相对安定生活的杜甫,写下“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的名句。在杜甫草堂这样的文学圣地,跟随西川的小小讲解员也对答如流。诗人翟永明说,杜甫在精神上深刻地影响了成都。诗人兼美食家石光华带西川去吃杜甫爱吃的美食。杜甫爱吃鱼,一千四百多首杜诗中,写吃鱼的就有几十首。感叹杜甫写捕鱼的大阵仗,“渔人漾舟沉大网,截江一拥数百鳞”。吃生鱼片,杜甫诗中又充满了伤感。“鲂鱼肥美知第一,既饱欢娱亦萧瑟。君不见朝来割素鬐,咫尺波涛永相失。”

  安史之乱,唐朝盛极而衰,杜甫经历着国破家亡的人生。在晚年,他漂泊数千里,从甘肃南部,到达四川盆地,又沿着长江飘零,最终在湘江上走完了一生。颠沛流离,却创造了杜甫一生的创作高峰,“诗圣”正是在漂泊中诞生。即使在艰苦的环境里,诗歌成为杜甫唯一的精神寄托和苦难生活的救赎。西川也给杜甫写了一首诗,“在两条大河之间,在你曾经歇息的客栈,我终于听到了一种声音:磅礴,结实又沉稳,有如茁壮的牡丹迟开于长安,在一个晦暗的时代,你是唯一的灵魂。” 有趣的是,片花中,西川甚至用杜甫诗唱了一首Rap。

  唐诗穿越千年,照亮今天的山河

  文化记忆是非常神圣的东西,从一定程度上说,杜甫“塑造”了后来者。走访杜甫草堂,道教名山青城山,“自为青城客,不唾青城地”,西川吟诵杜甫《丈人山》,想不起来下一联,身边当地人随口就接下去。走到兴头上就唱起来,“烟销日出不见人,欸乃一声山水绿”“杜甫很有可能在我避雨的地方也在避雨,刹那间觉得离古人很近”。

  在夔州诗人仅仅驻留了两年,却写下四百多首诗歌。一生巅峰之作《秋兴八首》也是在这里完成。在节目中,西川与诗友的“接头暗号”就是杜甫诗歌,“夔府孤城落日斜,每依北斗望京华,听猿实下三声泪,奉使虚随八月槎”“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也是信手拈来。天地之间诗意喷薄,西川感叹,“我这个人是被几次长途旅行塑造的,李白和杜甫的创造力能完全打开,跟他见过什么东西有关,把你见过的东西,山川变成你的一部分。变成你精神一部分,你的气象一定会显现出来。”

  近年来传统节目迭出,古典诗词也以各种纪录片、文化综艺等形式飞入寻常百姓家。《跟着唐诗去旅行》从文旅层面带来新鲜感,制作历时三年,兵分五路,摄制团队采访了64位专家学者,勘查外景地58个,足迹遍及陕西、甘肃、四川、新疆、重庆、湖南、河南、山东、江苏、浙江等十余个省市自治区,寻访到大量的唐诗现场和历史遗存。

  在导演眼中,这是一场朝圣之旅,也是一场发现之旅。接下来,书法家鲁大东还将在追寻的旅途中接近孟浩然,他说:“这次旅行使我的内心得到了改变。”追随岑参,走过天山南北,学者杨雨则感悟道:“这些年来一次次地出外旅行,感觉总是在寻找什么,这次才发现,一直以来寻找的,其实是我自己。”导演也希望通过这场旅行,让唐诗穿越千年,照亮我们今天的山河和我们的道路。“我们希望古诗词在今天社会是活着的,而不仅是一个文学的标本。引起这个时代年轻人的兴趣、跟他们去沟通。”

美食

来源:扬子晚报 责任编辑:朱舒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