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第一旅游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首页
山西娄烦:旅游扶贫,用些土办法
第一旅游网:www.toptour.cn      发布时间:2020-10-16      字号:【

  开栏的话: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党政军机关、企事业单位开展定点帮扶,是中国特色扶贫开发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国政治优势和制度优势的集中重要体现。

  近年来,文化和旅游部高度重视定点扶贫工作,多次召开会议研究部署帮扶工作,发挥特色优势提供资金和产业支持,派驻挂职干部到定点扶贫县工作,帮助定点扶贫县加强旅游产业规划编制,提升公共文化建设水平,增加优秀文化产品供给,强化传统文化保护。

  今年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年,是决战脱贫攻坚之年,在10月17日“扶贫日”到来之际,为全方位、多角度展示文旅扶贫“送文化+种文化”,扶志扶智、以文化人、以文育人的社会效益和带动当地产业发展的经济效益成果,本报从今日起开设《文化和旅游部扶贫攻坚战报》专栏报道,聚焦山西娄烦、静乐,广西巴马、内蒙古阿尔山等文化和旅游部定点扶贫县的脱贫攻坚成果战报,聆听脱贫群众、扶贫干部讲述齐心协力战贫的故事,以飨读者。

  本报实习记者 李荣坤

  一下车,清新的空气夹杂着青草、树叶的味道扑面而来,因为刚下过一阵绵绵细雨,空气清凉湿润,让人忍不住狠狠地深呼吸。

  这里是山西省娄烦县的河北村。9月29日,抬头遥望,看到山间错落的老窑洞,走在记者身边的驻村第一书记韩永政说:“明年,这窑洞就成特色民宿啦!”

  记者听说,这里曾经是“晴天满是灰、雨天一身泥,污水靠蒸发、空气靠风刮”的贫困村,可如今,当记者一行人经过绿油油的玉米地后,一排排齐整的民房,白墙青瓦映入眼帘。这里没有城市的喧嚣,格外静谧,路上偶遇的村民和孩子们的目光里透着自信,非常自然地跟我们打着招呼。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讲述人:韩永政(河北村驻村第一书记)

  “有女不嫁河北村”是多年来娄烦县广为流传的一句话,背后足可看出河北村积贫积弱的程度。2014年建档立卡时,全村148户543人,贫困户有53户193人,贫困发生率达35.5%。而当时实际村里只有不到300人,青壮年都出去打工了。

  2015年,娄烦县委组织部选派,我到河北村担任驻村第一书记。

  河北村虽然是贫困村,但生态环境良好,村子整体布局也比较规整。山上的三台圣母庙是娄烦县文物保护单位,每年的“娘娘庙会”是十里八乡的盛会,极富特色,有发展乡村旅游的基础。2017年,我们扶贫干部带着村民开始探索发展乡村旅游,以“企业+农户”的乡村旅游模式,为乡村经济的转型跨越寻找突破口。

  2017年7月,我们开始推动民宿改造。第一批改造共5户,其中有3户贫困户。因为这是首批,我们就尽量选择改造范围小、条件相对比较符合民宿的农户,这样一来投入相对也小。但真是万事开头难,改造一开始就遇到了困难。

  张建平是我们村的建档立卡贫困户,他家的住宅条件比较适宜改造。我们上门找他谈,他不直接拒绝,但也没有什么行动,感觉想等等看。

  可我们着急呀,这是第一批改造,全村人都在看着呢。

  第二天,我们几个干部就商量着怎么进一步推动这事儿,让他家动起来。我提议换个方式,找他的孩子聊聊,没准能成。年轻人接受能力强,好沟通。大家觉得可行,一致同意试一试。了解到张建平的儿子张旭兵在娄烦县尖山治超点上班,第三天我们几个干部就动身去找他。

  见到张旭兵,我们说明了原委,并谈了村里的现状。

  “汾河是山西的母亲河,咱娄烦县的汾河水库用于保障太原400多万人的饮水,太原市对娄烦县的定位就是基于这个大背景,任何有污染的工业都不能做,包括对养殖的排污排放都非常严格,甚至一些不合格的小型饭店也不行。做农业,咱村500多口人,耕地一共才325亩地,即便全种上经济作物,也赚不了多少钱。”

  张旭兵说:“是啊,各方面条件都受限,不好发展。”

  “但是咱依山傍水,有青山绿水,还有三台圣母庙,城里人都愿意来,你看每年的庙会,人山人海,多少人啊。可以利用咱们村的资源禀赋,发展乡村旅游。”

  我继续解释:“现在国家政策好,对乡村旅游的支持力度很大,各方面都有扶持资金。你家民宿的改造,只需要自己投入1万元左右,村集体再补助50%。同时,我们也考虑到你家院子是四眼窑洞,自住两眼,改造两眼作为民宿,都在一个院子里,你们打理起来也方便。不像有的窑洞是独立的院子,平时还需要专人维护。”

  接着,我又给他算了一笔账,按照市场的价格,一个床位是30元,独立的一眼窑洞是120元。每年农历三月十八庙会的前后半个月,还有春末、整个夏天和初秋,这样算下来能有将近5个月的旅游旺季。

  “你自己算算能有多少收入吧。”

  “那我家的民宿窑洞住满的话,每年就能赚3万多块?”

  “能!”

  “那我去和我爹说这事,让他积极配合,改造好了,你可要保证我们能挣上旅游钱啊。”

  我们回去后没两天,张建平就乐乐呵呵地开始动手了,煤改电、改厕、户内绿化铺草,窑洞和院墙做了整修,但依然保持原汁原味的农家小院特色。在房间里添置了床、床头柜、衣柜等家具,换了明亮的灯具,准备了枕头被褥,并对房间做了些装饰。

  这一系列改造,我们用了两个月时间完成。当年他们家就接待了游客150余人次。2018年,张建平家因为民宿增收1.5万元。别人看他们家有了成效,改了民宿赚上了钱,都跃跃欲试。

  做农村工作就要用些土办法,接地气。有些事情如果硬推,可能就适得其反。类似这样的事情,和上了年纪的村民谈会比较困难,主要原因是观念比较保守、接受程度有限,那我们就换个角度,跟与他关系较好的亲戚朋友谈,周围人再一劝,这事基本就成了。在农村,大家乡里乡亲的都认这个。

  乡村游做起来后,有游客进村游玩了,村里统筹安排住宿,餐食供应则被“分解”到各家各户头上,冯平玉是其中之一。冯平玉主动拿出自家院子,配合村里的规划,改造成了“农家小院”。住宿加餐饮,旅游旺季时,一个月多收入2000元不成问题。

  当然,旅游环境的优化提升不只涉及住宿这一个环节。以前,每到冬天,各家各户就开始用煤烧锅炉取暖、做饭,很不环保。2018年,我们整村做煤改电、改厕工程,也是全县首批进行改造的村。作为旅游目的地来说,煤改电、改厕等都是最基本的要求,是推进乡村旅游工作的重点。

  煤改电之初,很多农户都持怀疑态度。

  “改完之后到底能不能正常使用?”

  “耗电多少,电费特别贵吧?”

  类似这样的问题都来了。我知道,大家必须亲身感受到这个东西的优点和缺点,看到实惠,才愿意跟你走、跟你干。有的村民看到别人家做了,他就着急了。但是真正让他干,得知自己要承担一部分费用的时候,他又犹豫起来。这种时候,要说动他,就得帮他算账,告诉他们,投入的那部分钱,在什么时候能带来多大的收益和回报。

  不仅如此,我们还要全程服务,比如我们河北村党支部副书记冯补明负责社保、电费等收缴工作,他往往是亲自上门,手把手地教村民供暖设备使用方法,帮忙排除设备障碍。在村里做工作,就是这样一个非常细致的、循序渐进的过程。

  这几年,我们共投入了1000多万元来改善村里的各种基础设施。河北村已发展了20个农家小院,其中有10个民宿小院、8个美食小院、1个手工作坊和1个农耕馆。一到旅游旺季,村里的民宿几乎是一房难求。我们这里有很多特色美食,只是小小的土豆就能不重样做100多个菜品。

  生活好了,日子越来越有奔头儿,村民们谋发展的积极性就高起来了,很多事情就迎刃而解、水到渠成了。冯平玉就特别高兴地对我说过:“旅游发展起来了,这人都来啦,我的农产品一年下来就能收入四五万元。”冯平玉还鼓励本村亲戚找了一份服务员的工作,一个月也有1500元的收入。现在,看到依靠旅游能够脱贫致富,越来越多的村民愿意回村了,想从绿水青山中捧出金山银山。


来源:中国文化报 责任编辑:张碧华
相关阅读 (关键词:旅游扶贫)
旅游扶贫:美了乡村 富了乡亲 2014-10-17
旅游扶贫 做大幸福产业 2020-10-21
旅游消费扶贫有效对接供给与需求 2020-10-15
“文化和旅游部定点扶贫县主题宣传行动”走进阿尔山 2020-10-15
“世界旅游联盟旅游减贫案例100”发布 2020-10-12

1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