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第一旅游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首页 * 民宿
民宿产业,莫让无序稀释“红利”
第一旅游网:www.toptour.cn      发布时间:2019-02-26      字号:【

  整个“春节档”,施冯佳夫妇没有休假,他们在无锡湖㳇镇经营的两个民宿项目再次成为“爆款”。

  “‘原色’9间12个床位,从小年夜到年初六;‘原色之家’10间18个床位,大年初一到初七都客满了。客人主要来自北京、上海、苏州、南京等地,‘原色’日人均消费600元左右,‘原色之家’300元左右,客人们都说这个春节过得难忘。” 施冯佳介绍说。

  假日里,江苏很多民宿一房难求。民宿,正成为愈发受到欢迎的休闲旅游业态。有数据预测,到2020年,民宿市场将达到300亿元规模。民宿的风口,真的到来了。业内人士表示,民宿产业已经进入“红利期”。

  然而,随着民宿市场的不断扩容,争议和隐患也在加剧,江苏民宿产业的前景究竟如何?

  现状:市场扩容,模式丰富

  “原色”和“原色之家”位于宜兴湖㳇镇袱西村,和施冯佳夫妇一样,这里不少村民都办起了民宿,形成了远近闻名的龙山民宿村。

  “我们这个民宿村现有民宿53家,客房650间,床位1118张。” 湖㳇袱西民宿协会会长、宜兴篱笆园农庄总经理黄亚云说,湖㳇镇东临太湖,三面环山,森林覆盖率高达82%以上,还有茶叶、杨梅、百合、板栗等土特产,加之当地政府组织开展的一系列旅游宣传推广促销活动,逐渐打响了“湖㳇民宿”这张名片。

  “湖㳇镇以前主要产业是矿山开采,现在重点转向旅游服务业。”宜兴阳羡国家旅游度假区管委会副主任鲍挚朋说,民宿的富民效应明显。正常情况下,一个普通民宿一年赚三四十万元没问题。受民宿等旅游业发展支撑,去年全镇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3.7万元。

  随着民宿产业的提档升级,湖㳇镇民宿业已从最初的“1.0版”发展到如今的“3.0版”。施冯佳解释,如果说“农家乐”算1.0版本,那么“原色之家”已经属于“2.0版”民宿,拥有老房子、老格调,配套建设茶座、咖啡吧、棋牌、KTV等设施;“原色”则具备了3.0版的鲜明特色,风格简约、设计时尚、智能化家居等,可满足年轻人更多的个性化需求。

  这成为我省民宿产业发展的缩影。

  根据《江苏省特色旅游民宿调研报告》的界定,“民宿”,是一种给予游客温馨亲切体验的融合餐饮、休闲、住宿为一体的现代新型业态。

  记者从省文化和旅游厅了解到,从规模上看,我省民宿规模正处于快速增长期。民宿的运营模式也多种多样--

  每个走进南京江宁区汤家家温泉村的外地人都会 “眼睛一亮”:一座座农家院落在城里来的设计师装扮下,成为艺术感十足的特色民宿。在这里,有30多家各类温泉民宿, 民宿“离线”的负责人告诉记者,这里的民宿多是“城里人”承租农民自有闲置住房进行改造、经营的。

  而在位于南京市六合区巴布洛生态谷里,名为“巴布洛乡村旅馆”的民宿则是景区运营主体自主投资建设,自主运营管理的。

  南京市文旅局综合法规处副处长陆生怀介绍,在南京,民宿的运营模式大致分为三种:以经营主个体投资、自主经营为主的,外来资本利用农民住房改造的,以及由政府平台投资建设的,这三种比例的乡村民宿大致占比为1/2、1/3、1/6 。

  警惕:监管“缺位” 特色不足

  旅游民宿的“需求热”,也催生了民宿的“投资热”, 使旅游民宿逐渐成为“一只处于风口上的猪”。

  一方面,民宿市场扩容明显,甚至有野蛮生长之势。据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住宿发展报告2018》显示,2017年我国主要共享住宿平台的国内房源数量约300万套,参与者人数约为7800万人,共享住宿市场交易规模约145亿元。

  另一方面,民宿在我省的一些知名景区,尤其是苏南地区的古镇、古街、环太湖等处“遍地开花”的背后,也暴露出诸多问题。

  首先是引导与监管的“缺位”。

  “一哄而起”带来的就是行业竞争的白热化,有些地区,由于缺乏合理引导,民宿分布零散,未形成具有相当规模和较高知名度的民宿集聚发展区域,不符合区域科学布局和合理适度发展的要求。

  “监管不完善”成为民宿产业头上悬着的另一把“刀”。省文旅厅综合法规处负责人陈劲松表示,民宿经济是一个系统工程,涉及公安、消防、旅游、环保、市场监督、卫生等多个部门。由于很多地方未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协调机制,致使某些民宿的优惠政策难以落地,也制约了民宿资源的有机整合和项目开发的推进。

  其次是特色、创新不足。

  据一份调查问卷的样本数据显示,多数旅游民宿的功能仅仅停留在住宿、餐饮等简单的功能上,该部分占旅游民宿总量的7成,且接近20%的旅游民宿仅有住宿功能,多样化的休闲、体验功能拓展不足,这尤其在古镇旅游民宿中最为常见。以苏南某古镇为例,镇上拥有160多家民宿,除少数特色旅游民宿外,还有不少一般的家庭旅馆或农家乐。

  还有一些民宿的市场定位模糊,没有针对青年白领、退休职工等不同的消费群体进行市场细分。这在袱西村就有鲜明的对比。黄亚云介绍,这两年,村里已有一些民宿经营者年龄偏大、理念陈旧,经营缺乏特色,而不得不关门歇业或转给他人。而一些着力营造个性特色、构建“圈层”文化的民宿则倍受追捧。比如, “原色”的年轻时尚、“篱笆园”的成熟淡定、“泠家”的宠物爱好者,吸引越来越多同一“圈层”者,增强了顾客的粘性。

  业内人士提醒,一定要警惕,莫让无序发展稀释行业“红利”,“风口上的猪,能够飞起来,也能够掉下去”。

  出路:避免“千店一面”,让民宿姓“民”

  江苏民宿产业如何把握“风口”,进一步享受“红利”,寻找增量?

  作为江苏省第五批产业教授,江苏尔目文旅集团董事长杨淇深在讲课时经常强调,“发展民宿首先要了解民宿的配套属性,其享受的是景区的市场辐射。不要强行求‘多’求‘大’,而要合理引导,合力监管。”

  在没有统一标准可参考的现状下,民宿业及相关行业则希望通过成立自治组织,来规范和推动民宿业更健康发展。江苏已成立类似机构,早在2017年11月,南京江宁汤山街道就成立了全省首家民宿行业商会。

  各地都在“寻路”。位于南京浦口老山南麓的不老村,已引进十几家精品民宿,负责招商运营的南京时代一德文旅公司销售管理部经理陶希说,每家民宿特色各异,统一开发;苏州市吴江区旅游民宿的数量已达到170多家,但乡村民宿总体发展还相对滞后,去年下半年,吴江设立专项资金鼓励发展乡村民宿,单个项目最高可拿 120 万元奖励。

  在此基础上,要在越来越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杀出重围”,民宿必须要突出主题个性,避免同质竞争。

  离不老村不远的大埝社区,幽幽群山间有家主打蝴蝶概念的民宿“梦蝶山丘”。民宿内有特色亲子课程,可做手工蝶皂和蝴蝶饼干。民宿老板还投资建设了全球首家中华虎凤蝶博物馆。未来,这样做强“主题”、“一店一品”的民宿将越来越多。

  避免“千店一面”还要瞄准精品意识。一个现状是:能在全省乃至省外形成连锁品牌的精品特色旅游民宿少之又少,特别是具有我省本地自主品牌的精品旅游民宿十分稀缺。

  据南京尔目旅游规划设计研究所发布的《长三角精品民宿发展报告(2018)》数据显示,浙江省占长三角精品民宿总量的44%,比江苏多10个百分点,“高点高位布局,打造精品”成为江苏可以学习的方向。

  强化提升原住民的依托度,成为另一个民宿产业增量的空间所在。

  陈劲松到台湾调研后发现,当地民宿大多数经营主用的就是自己家的房子,甚至就住在里面,“本质上他们经营的是一种‘情怀’,提供的是‘生活态度与生活方式体验’。”而大陆地区的民宿房主自己经营的比例远不及台湾。

  “在乡村,旅游业态刚刚兴起,有的不敢做,有的不知道怎么做。” 杨淇深认为,这就需要通过率先引入一批有情怀、有设计理念的高水平民宿示范引领,带动其他农民参与其中,一言以蔽之:让民宿真正姓“民”。

  湖㳇的民宿业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当初,黄亚云开了村里第一家农家乐,2014年,她的一个亲戚改造自住房屋,办起附近第一个民宿“静心小屋”,既提供餐饮住宿服务,还讲究装修格调,并设置喝茶的公共空间等,从而一炮打响。周边村民纷纷仿效,有的利用自家住房改造成民宿,有将几家村民空置住房租赁下来统一经营民宿,生意大多非常红火,周末更是家家客满为患。一个新业态就这样改变了这个村庄。(记者 付奇 邵生余)


来源:交汇点 责任编辑:缴美娜
相关阅读 (关键词:民宿)
广州民宿蓬勃发展 城市乡村并蒂花开 2019-02-28
民宿撬动乡村旅游 抱团落户抵御亏损风险? 2018-11-13
旅游消费 选酒店还是选民宿 2018-10-08
依法规范网约住宿势在必行 2019-03-06
全国政协委员刘旗:民宿不是“世外桃源” 也需规范发展 2019-03-04

3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