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第一旅游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首页 * 专家
戴斌:读书人的样子
第一旅游网:www.toptour.cn      发布时间:2019-09-16      字号:【

  9月12日,戴斌院长率博士后团队参加南开大学建校一百周年活动。上午,戴院长为“百年南开大讲坛”做了题为“旅游学术共同体:进程、目标与任务”的讲座,并与台下师生互动交流。

  下午,戴院长一行出席南开大学旅游与服务学院开学典礼,并做致辞演讲“读书人的样子”。全文如下:

  尊敬的徐虹书记、邱汉琴院长

  老师们、同学们,

  值此南开大学百年华诞和2019级新生开学典礼之际,能够获邀与未来国家旅业之精英相聚复康河畔,追忆廿余载似水年华,纵论不负时代不负旅,备感荣幸之至。南开大学是我国最早开办旅游管理本科专业和第一批学士、科学硕士、专业硕士和博士学位授权单位。多年以来,师生员工引领国家旅游教育创新和教学改革进程,科学研究、社会服务和文化创造成果丰硕,声誉远播海内外,实为国家旅游教育之重镇,亦为学术共同体之要地。同学们历经十余载寒窗而入师门,确是一生中值得自豪的高光时刻,谨致祝贺!

  吾非本校正式注册学生,幸承安财与南开校际联合培养协议,于1996年到此攻读研究生学位课程,得遇良师益友,奠定一生学术基础、事业方向及人生气质。后由皖入京,由地方高校而国家旅游智库,三十功名,八千里路,得失寸心知,功过历史评。惟不敢忘记伯苓先生“允公允能,日新月异”之校训,化而践行“理想、责任、坚守”,半生为国民旅游权利和产业发展质量而奔走呼号。今回母校,不敢言学问与功名,惟有一句“读书人的样子”,于同门共勉之。

  文之大者,为国为民。南开学校由张伯苓先生创办于国家危难之际,发展于救亡图存之途,为国为民实为天然基因,并于1924年《南开大学发展方案》确定“知中国,服务中国”的办学原则。周恩来总理年少时就立志,“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1934年华北运动会,南开同学奋然打出“还我河山”的条幅。西南联大学生张锡祜投笔从戎,致信校长父亲,“阵中无勇非孝也”,十二天后为国血染长空。更有物理、化学、经济、历史诸领域大家,都以“大道之公”胜“小私之我”,方有大学问、大境界。我们读书做学问,决不是为了个人的成名成家,更不是为了“朝为田舍郞,暮登天子堂”,而是以才情和努力让国民尽享美丽中国旅游梦,让国家旅游产业高质量发展。习近平总书记今年视察南开大学时亲切寄语:我们要把学习的具体目标与民族复兴的宏大目标结合起来,为之而奋斗。只有把小我融入大我,才会有海一样的胸怀,山一样的崇高。

  天地君亲,师道尊严。这个夏天收捡旧物,重读当年手写的《旅游管理比较研究》课程论文和杜江教授的红笔批阅,不由感慨万千:从前的校园时光很是慢的,没有互联网,也没有咖啡馆,教员就是教书的范儿,学生就是学习的样儿。李天元教授的《旅游学原理》、林南枝教授的《旅游市场营销》、邹树梅教授的《旅游经济学》、齐善鸿教授的《饭店管理比较研究》、喻晓航老师的《管理学》等课程,特别是常去西北村请教的申葆嘉先生,“逻辑很重要”“从经济入,从文化出”等教诲言犹在耳,常念常新。位于七教的旅游学系拥有全国最好的专业文献库,同学们会想方设法与管理员老师套近乎,只是为了晚自习的阅读时间能够再延长会儿。常去阅读、抄写、复印的地方还有方圆大楼的经济学院图书分馆和马蹄湖畔的校图书馆。等到所有的馆室都闭门了,才会踏着如水的月光走回21斋。待同宿舍的人睡了,再打开小台灯整理一天的学习笔记,撰写总也写不完的课程论文。多想和同学们一起再读几年书,再听几节课啊!总觉得做教员,当身正为师,学高为范,决不可有猥琐失节之事;做学生,当尊师重长,悬梁刺股,除此而无它,更不可私议师长同窗之是非。言行一致,光明磊落,如同工人做工、农民种地、干部为公,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君子如玉,如切如磋。参天大树的长成需要阳光、雨露和土壤,需要一棵树去摇动另一棵。我们前行的道路上也需要越来越多的志同道合者,需要一个灵魂去撼动另一个灵魂。教学讲究有教无类和因材施教,交往的境界则在思想碰撞和润物无声。回首来时的路,我们该是多么感谢这座校园有如此众多的老师和同学,有如此不同专业、不同背景、不同学位层次的朋友。犹记经济学系研究制度的贾根良博士、研究企业的沈天鹰博士,我们会喝着啤酒聊科斯家的牛跑到诺斯家的地里该怎么样赔偿,用整个周末的时间去讨论工厂和商店等市场主体如何监督监督者,也会为陈寅恪先生的最后二十年和弘一法师的天心月圆而将栏杆拍遍。会与余书炜同学在《旅游学刊》上公开争论旅游学的概念及其展开;会去参加国内旅游交易会,欲索酒店、旅行社和景区的宣传册而不得;约上刘赵平同学难得有一个周末去看小百花越剧团的演出,花钱买了演员的定妆照挤上前去要签名,却被告知不是本主而施施然离开。很难说这些校园交往和日常互动的哪一个人、哪一件事,对于个人学术的哪个方面起了具体的作用。然而我知道,如果只是呆在教室、图书馆和宿舍的话,面对繁荣增长的旅游产业,自己的文字应该会少些应有的实感与灵性吧。如果时光能倒流,我愿意和同学们一起花更多的时间参加校园活动,去问物理系的同学薛定谔教授的猫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去东艺楼感受寻常生活的诗意,或许刚好碰见范曾先生在做画,陈丹青先生在讲《局部》;去找历史系的博士们,虽不敢飚圈史记、左传,一起侃侃古文观止还是可以的。

  有理想、有良师、有益友,如是南开,吾今生忆之,愿永世延之。

  谢谢!

来源:中国旅游研究院 责任编辑:朱舒婷
相关阅读 (关键词:旅游)
江西跑出全域旅游加速度 2019-10-22
高舜礼:迎接国民休闲发展的新阶段 2019-10-22
重庆文创园转型时刻到了 破局之路怎么走? 2019-10-22
“探索米兰”微信公众号开放 5年内米兰将迎2.2亿中国游客 2019-10-22
自驾游“蛋糕”诱人 旅行社寻求突破 2019-10-22

4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