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第一旅游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首页 * 专家
戴斌:避暑本是寻常事,只为生活更美好
第一旅游网:www.toptour.cn      发布时间:2019-06-25      字号:【

  6月21日,由中国旅游研究院、中国气象局公共气象服务中心、长春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2019中国避暑旅游产业峰会”在长春市香格里拉大酒店举行,李仲广副院长出席并致辞。

  戴斌院长为大会撰写了题为“避暑本是寻常事,只为生活更美好”的主旨演讲,但因在京有重要会议未能如期参加,由李仲广副院长代为宣读。全文如下: 

  各位领导、同志们、朋友们,

  上午好!

  从昆明、安顺、长春、延边,再回到长春,避暑旅游峰会已经走过了五个年头了。从普及概念、撰写研究报告、发布避暑旅游城市名单,到避暑旅游被写入政策文件和国务院“十三五”专项规划,理论界、产业界、文化和旅游部、各地人民政府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从贵州省暑期对游客减免飞机起降费、高速公路通行费和景区门票费,到长春的消夏艺术节,再到端午节假日提前开启避暑旅游模式“上山下海两相宜”,越来越多的城乡居民和游客“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越来越多的市场主体加入进来,我们有理由为避暑旅游在短短五年时间所取得的实践成就而自豪。与此同时,我的心中也开始聚集一些隐忧与不安:高歌猛进的市场导入期过后,我们有没有准备好离开聚光灯照射的舞台而复归日常生活空间?面对主客共享美好生活的新需求,我们如何做好都市休闲和夜间旅游两篇新文章?文化和旅游融合发展的新时代,避暑旅游的角色和地位是否需要重新定义?事实上,这些问题不仅为理论和科研工作者所思考,也为消费主体、市场主体和行政主体所回答。

  避暑本是寻常生活,相对于因地制宜的休闲,旅游只是后来者。大火飘光,炎气酷烈,我国自古就有“苦夏”一说,千百年以来,老百姓没有钱外出旅游,也是需要就地避暑的。何处堪避暑?林间背日楼。何处好追凉?池上随风舟,窗下有清风。还有竹席、摇扇、酸梅汤、绿豆水,甚至外国人调侃北京大爷的“比基尼”,老百姓的避暑方式看上去可能并不那么高端、大气、上档次,但这就是生活的本来面目吧。就像《菊次郞的夏天》,把荷叶插在头巾上遮阳,一样可以成为北野武对少年时光的美好记忆。近代以来,权贵和社会精英阶层的需求推动了庐山、莫干山、鸡公山、北戴河避暑度假地的开发。《延禧攻略》里魏璎珞制作的“水果冰箱”更是让我们见识了宫廷里精致玄妙、普通人家望尘莫及的避暑养生方式。而今天,避暑遇见大众旅游,一个全新的时代开始了。自2013年第一期发布算起,中国旅游研究院对避暑旅游市场的专项调查已经进入第7个年头。数据显示,2019年避暑旅游市场需求又进一步增加。夏季消暑首选或具有较强意愿选择旅游的比例达到84.5%,传统“火炉”城市计划暑期出游的受访者占比达到93.66%,较2018年又高出约10个百分点。夏季来了,能够去气候凉爽、风景宜人、公共服务和商业环境完善的地方旅游当然好,但是旅游不可能,也不必是避暑的全部。老百姓不可能整天敲锣打鼓地过日子,也不可能天天盖房子娶媳妇,到头来总要回归日常生活的。也只有回归到日常生活场景,避暑产业的市场基础才会真正变得厚重起来,才可能承载创业创新和旅游业的高质量发展。

  休闲是避暑的本底需求,读不了诗歌的夏天,也去不了清凉的远方。如果只是为了避免高温,那么钻个山洞或者挖个地窖就可以了。现在都市里每家每户几乎都有风扇、空调,可一到傍晚,我们还是能看到,爷爷奶奶们还是会拿着扇子、马扎围坐在家属院前,还会到商场、购物中心、地铁通道里论家长里短,阿姨们则依旧乐此不疲的去广场跳舞流汗,北京复兴门前的彩虹桥更是可以看到结对休整的夜骑年轻人们。近日,河南、西安等地相继为市民开放人防工程作为避暑纳凉点,这些纳凉新场所还引进文化活动、义演和志愿者公益活动,吸引不同年龄段的游客前往纳凉休闲。究其原因,我想不仅只是防空洞凉快,而是那里有社交属性吧。

  马克思指出“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管仲强调“仓禀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孔子说“食色,性也”,无不在强调人的社会属性及其追求人世间美好生活的重要性。那么夏天的美好生活包括哪些内容,又该去哪里找寻呢?美丽风景和凉爽气候固不可少,完善而便利的公共文化空间、休闲场所和商业环境也是必需的要素。有没有博物馆、图书馆、文化馆,有没有电影院、戏剧场,有没有城市客栈、乡村民宿,有没有特色餐厅、咖啡馆,有没有购物店、美容美发美甲店,都可能会成为游客选择避暑目的地的影响因子,而且其权重系数日渐升高。理论研究和产业实践表明,从外来游客的避暑旅游到主客共享的避暑休闲,将是文化和旅游融合发展时代的必然演化趋势。这些面向城乡居民的空间、场所和环境存在于白天,也延展于夜间。从18:00到22:00的“黄金四小时”同样承载了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今年3月,我们发布了夜间旅游的专题研究报告,引起政产学研各界的高度关注。可以说,夜间旅游,正当其时。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一个无法让当地居民幸福生活的城市,却想吸引外地游客旅居于此,没有这样的道理啊!

  天下事天下人为之,避暑旅游的可持续发展离不开精英主导的顶层设计,更离不开民众自发的创业创新。2018年暑期旅游的10亿人次中,避暑动机占到了一半左右。按人均消费1000元计,也有5000亿元市场的规模。巨量的市场需求,吸引了各地以海滨、森林、山地、湿地、峡谷、湖泊、草原、高原的自然资源和气候环境,加入到了避暑旅游的市场供给中。在需求拉动和行政推动的共同作用下,更多的旅行商、旅游住宿业、旅游景区等旅游企业,航空、邮轮、网约车等交通企业,还有泳衣、太阳眼镜、防晒护肤品等生产厂家纷纷进入这一领域。对此,有人说好得很,也有人说乱得很。我看没有什么不好的,现在已经不是计划经济时代的生产。与生活有关的新生事物,还是少一些自以为是的规划为好,不要动不动又走到国家级、省级、市级示范区的老路子上去。

  来长春的游客在选择住宿时并不是围着净月潭国家森林公园、长影世纪城,长春世界雕塑公园,而是围绕人民广场、公园商圈,夜间购物也是围绕桂林路、东盛/劳动公园和重庆路,休闲娱乐消费则是吉大南校、东盛/劳动公园和八里堡这样的商圈,夜间电影消费也是围绕南关区政府、人民广场和红旗街,这些不是很能说明问题吗?尽管我们努力植入哈雷摩托、高雅艺术和时尚元素,美团大众点评给长春最多的标签还是撸串和夜啤酒。

  这些来自城乡居民和外来游客自发选择的结果,及其为城市贴上的民间标签,才是真实的存在,也将是可持续的发展。5A级旅游景区、国家滨海度假区是业态,夜市和“苍蝇馆子”也是啊。进戏剧场看芭蕾舞、听交响乐、欣赏京剧是夜生活,捧着爆米花看3D真人动画电影《阿拉丁》、听彩虹合唱团、看绿色二人转、跳广场舞就不是吗?我们不能拿着书本上的概念和理论去丈量丰富多彩的生产生活,更不能为了刷机构和个人的存在感而仓促出台政策,或者说些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只要人气聚起来了,市场内生的创业创新自然就跟上来了。

  市场和法治是避暑旅游可持续发展的有力保障,对待新需求、新供给和新模式,社会要有耐心,监督要有包容。希望在这个炎热的夏季,我们能够感觉到的不仅有避暑旅游的凉爽,还是法治的公平和社会的温情。

来源:中国旅游研究院 责任编辑:朱舒婷
相关阅读 (关键词:旅游)
严旭阳:新时代旅游研究方向的思考 2019-11-14
苏州文创产品走进国家博物馆 2019-11-14
吉林加快打造旅游产业强省 2019-11-14
当心“旅游看房”馅饼变陷阱 2019-11-14
“水城”威尼斯遇水灾恐损失惨重 圣马可广场被淹 2019-11-14

10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