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第一旅游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首页 * 导游天地
张泽军:将丽江从迷失中拉回来
第一旅游网:www.toptour.cn      发布时间:2015-11-18      字号:【

  丽江市长张泽军:

  将丽江从迷失中拉回来

  11月9日,离丽江古城被国家旅游局严重警告正好一月。

  丽江古城,这个荣耀加身、备受瞩目的“宠儿”,一直以来都是丽江人引以为傲的资本,却骤然间遭遇警告,并且是严重警告,这让丽江人唏嘘不已,也令外界对这座城市的发展平添几分忧虑。

  对丽江市市长张泽军而言,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棒,不是唏嘘几声、叹几口气就能度过去的。身为丽江行政一把手,他必须为这个警告买单,必须得在国家旅游局给出的6个月整改期限内力挽狂澜。更难的是,他还必须得为走出这个困局找到方向——在丽江旅游发展的这20年间,在经济追赶的激流中,在各种荣誉与盛名之下,“丽江上上下下,迷失了方向”。

  尽管这一个月来,针对国家旅游局警告的古城卫生环境脏乱差、存在酒托、拉客揽客欺客现象严重、出租车不打表等问题,丽江出台了一套较为全面的涵盖11大问题的整改措施,并且有关部门也对古城进行了地毯式的督察整改,但在张泽军看来,这仅仅只能解决一些表面的问题,最重要的是,要怎么样才能将丽江从迷失中拉回来。

  一个月来,张泽军“没睡过一个安稳觉,脑子里想的都是这些问题”。“让丽江人民过上体面而有尊严的生活”,几乎每一天、每一刻,张泽军都在用自己初到丽江就职的这句承诺提醒自己、鞭策自己。他说,如果哪一天丽江真到了那样一种状态,那么他就真能睡个安稳觉了。但是,他知道,丽江离那一天,还有一定距离。而这个距离的长短,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的执行力。

  在丽江古城被国家旅游局严重警告一月之际,云南信息报(以下简称“云信”)联合南方都市报对丽江市市长张泽军进行了专访,就丽江及丽江古城的解困之道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谈警告

  被警告是丽江长期以来自以为是酿下的果

  反思不是“思”一下就完了

  云信:一个月前,在丽江古城被国家旅游局点名给予严重警告之时,身为丽江市市长,您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张泽军:我当时正在华坪开会,收到这个消息,我的第一反应是“太突然”,哎呀,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但旋即,心却骤然间平静了下来。

  云信:按照人的正常反应,突然间听到这样的消息,一般都会有较为激烈的反应,为什么您的心反而平静了下来?

  张泽军:是啊,我也觉得很奇怪,当时身边很多人跟我说“怎么会这样”“不可能啊”,我的第一句话是:国家旅游局不会冤枉我们。

  的确,我来丽江之前以及来到丽江之后,强烈感觉到我们很多人,总活在“我是丽江人”的感觉中难以自拔,总以丽江接待了多少人、接待过多少领导沾沾自喜、自以为是。我发现自以为是容易在两种情况下产生:一种是手里的权力太大,不管对错,都是他说了算;另一种是缺乏学习,不思进取,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

  自以为是是要付出代价的。这次国家旅游局的严重警告,其实是我们丽江长期以来自以为是酿下的果,虽然这个果子很苦、很难吃,但是有因才有果,所以我们必须要咽下,同时必须要反思下一步如何种出香甜的果实。

  所以,我们必须反思,必须彻底反思整个丽江的各项工作。当然,反思不是“思”一下就完了,不是有这个热情就行了,也不完全是怀抱对家乡的热爱就可以了,我们只有拿出真正务实的精神、踏实的作风、严谨的方法,才能把丽江的事办好。

  这次国家旅游局对丽江古城的严重警告,也等于是对我这个市长的一个警告,是对我这个市长有没有抓好丽江旅游工作的警告。所以,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怎么把大家工作的积极性凝聚起来,把不作为转变为主动作为,把喊口号转变为研究问题、推动工作。

  ○谈问题

  “‘2·3’地震是地在震,而这次,震动的是人心”

  云信:丽江古城被警告后的第二天,您从华坪赶回丽江后,连夜主持召开了丽江市第三届人民政府第26次常务会议。会上,您将此次古城被警告与19年前的丽江“2·3”大地震相提并论,指出这次警告对丽江而言同样也是一次“地震”,对这样的比喻,有人觉得有些小题大做,对此,您怎么看?

  张泽军:19年前的地震,毁灭了我们美丽的家园,我们必须从毁灭中走出,锻造丽江精神,重建家园。我们用近二十年苦心经营打造出了“丽江旅游”这一品牌,现在,丽江从事旅游工作的有22万人,旅游是丽江的支柱,而古城又是丽江旅游的核心、重心和中心,这次我们引以为荣的古城遭受严重警告,是对我们丽江人民心灵深处的沉重一击。这个警告是对我们丽江所有旅游管理者、旅游从业人员和丽江各族人民的一次严重警告。所以,这次我们同样需要正视现实、正视存在的问题、正视旅游发展中的各种乱象,需要我们冷静,更加理性地认识和看待丽江旅游发展中一些观念和理念的变化。

  ○谈原因

  “人的灵魂都已经被污染了,古城的水还会干净吗?”

  云信:10月9日早上,玉龙雪山下了一场鹅毛大雪。在11日晚开的会上你说,仿佛是这座纳西人心中的圣山,也在告诫丽江的每一名旅游管理者、从业者和普通市民:是时候冷静冷静了!您觉得丽江在哪些方面需要冷静?

  张泽军:今年丽江游客量预计达到3000万人次,机场客流量预计突破550万。丽江的知名度随着丽江旅游的发展在全国乃至国际上都有了一定声誉。而越是在这样的时候,我们却忽视了很多存在的问题:很多干部还沉浸在过去的成绩单上沾沾自喜,没有更多考虑自己的责任,更没有看到其他地方的迅猛发展。很多干部自觉不自觉地把自身凌驾于人民之上,耳朵里听不到百姓的声音,高高在上,自以为是;我们很多旅游从业人员,已从原来的淳朴、善良,也日益变得贪婪和利欲熏心。有人说古城的水已经不像以前那样清澈。我想人的灵魂都已经被污染了,古城的水还会干净吗?

  过去古城里的人们都很善良,也很包容。我小的时候,整个丽江古城没有一个环卫工人,但是整个古城却非常干净,每天早晨古城内每家每户都要比着,看谁家更早起床把门前街道打扫干净。以前古城里没有自来水,古城人就喝古城里的水,所以尽管没有任何规定或法律制约,但每天早上十点以前,每一户人家都不会到古城的河里去洗拖把、洗衣服、洗菜。但是现在,古城里的人不分时段地往河里乱倒垃圾、乱泼污水,甚至倒粪便,这样古城的水还会清澈吗?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冷静,为什么现在自己变成了这样、丽江变成了这样。

  云信:您觉得出现上述种种问题的最根本原因是什么?

  张泽军:一是一些官员对这些问题熟视无睹,麻木了,导致了不作为、监管不到位,制度得不到很好的落实;二是需要反思如何去管理一个城市。管理一个城市不能大而化之,管理一个景区更是要依靠制度+措施+作风、政策+智慧+方法。

  这次对我们各级党委、政府提出了一个问题:我们所拥有的思想、理念、方法、知识,能不能适应这座城市规范化、科学化的管理?这是一个能力的问题可能很少有人提智慧政府,但我一直主张,官员的智慧比他的意志更重要。

  ○谈愿望

  当官的不敢乱来,做生意的不存在欺诈,才会有尊严

  云信:到现在,您来到丽江当市长已经一年零5个月,在这个位置上,觉得压力最大的地方是什么?

  张泽军:压力主要还是来源于

  这个城市管理者的能力问题。我们很多干部的能力建设还不能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也不能适应社会管理的要求。事实上这次丽江古城问题的暴露,主要还是说明了我们干部队伍作风不实、能力不足,以及政府监管和社会管理缺失的问题。

  所以现在一个急切的问题就是我们干部的能力要全面提升,实现管理的科学化。对于丽江而言,要与全国同步建设小康社会,发展是第一要务,经济社会要发展,我们自己更要加快发展。

  云信:就您个人而言,对自己的工作和对丽江都有些什么希望,或者说是您的最大愿望是什么?

  张泽军:我最大的愿望是我们丽江人民能过上体面而有尊严的生活。体面怎么体面?就是要有产业发展,要富裕,这样才体面得起来;如何有尊严?只有有了公平正义,不再有人欺负他们,当官的不敢乱来,做生意的不存在欺诈,才会有尊严。这不仅仅针对丽江人民,对游客同样如此,只有丽江经济发展了,社会公平正义了,游客才能在丽江体面而有尊严地旅游。

  这是我心目中丽江最好的状态,等到真正实现的那一天,我就能睡个好觉了。

  热点回应

  1.房屋毁约

  古城内近5000家商铺、酒吧、客栈,三分之一无证、无照经营

  云信:去年和今年以来,媒体报道了大研古城和束河古镇内的房屋毁约事件,对于这个问题,您有没有打算日后出台一些规定去加以规范?

  张泽军:古城内将近5000家商铺、酒吧、客栈,有三分之一是无证、无照经营,也就是说,整个丽江古城已变成一个冒险家的乐园,政府的监管不到位,已经到了“非警告不可的地步”。

  古城的房价,大约经历了那么几个层次:一个是丽江还不是很出名还没有完全火起来的时候,很多有先见之明的外地人就跟古城内的房东签了租期长达二三十年的房屋合同,那时在核心区租一个独院一年的租金也就3-5万;随着丽江的发展,到了本世纪初至2005年以前,一个纳西小院一年的租金到了20万左右;到了2008年,房租开始涨到40万左右,到现在,已经到了80万上下。

  丽江古城房价和租金的上涨,与两个进程是同步的。一个是和全国房价与租金的上涨是同步的,第二个是和丽江古城的繁华与游客的增长是同步的。在这个过程中,很多古城的房东有了共享旅游发展成果的诉求,觉得自己亏了,于是就开始与租客协商,从而引发了一系列问题。

  对于这个问题,政府不是不想管理,也不是没有能力管理,关键是房东和租客在签协议时为了避税或其他目的,一般都签了两套协议。从这个角度看,他们既是矛盾体,又是利益共同体。因此,古城里屡屡出现房屋租赁纠纷,主要还是市场经济不成熟,没有形成契约经济。有很多人把这个问题归咎到道德,但我们研究经济现象,就一定要通过经济规律、经济制度和经济体制来进一步明细化,来解释经济活动。正因为我们现在的市场经济还达不到这个高度,把完善契约和遵守契约作为规范人们市场行为的一种前提条件和一种规则,所以才会产生各种毁约,有房东的毁约,也有房客的毁约。

  这个问题涉及方方面面,对此我们正在研究,我们在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既不能违反法律,也不能违反市场规律,政府不能直接干涉市场经济,这就需要依靠政府的智慧,我们现在已派了三个组去外面学习。如果是完全市场化的东西,那我们还是得依靠市场规律,目前我们只能从三个方面做工作,即让古城的所有经营户进一步合法经营、规范经营,同时加大对他们的教育包括道德底线教育、标准化服务教育、法制教育,同时要与相关部门签订承诺,进行行业自律。

  2.出租车不打表一辆普通的桑塔纳、捷达车,转

  让费达到150万,这很不正常

  云信:被警告后,丽江根据存在的问题和现实情况,制定了一个有11条措施的整改方案,方案已经出来,但您认为怎么做才能保证把整改落到实处?

  张泽军:首先,要从根本制度上来抓。比如出租车问题,丽江已经有17年没有增加过一辆出租车了。以前人们有个误区,认为出租车的经营权只能限定在几户人家,但从市场经济的角度来讲,出租车作为一种服务行业,同酒店、商店等是一样的,它要经营,就先要取得经营许可,只是目前丽江出租车的经营许可证还没有像其他服务行业的经营许可证一样正常地发放。这就出现了两个问题,一是把国家的行政资源变成了个人资源,把公共资源变成了市场资源。所以丽江出租车的核心问题就是要从经营许可上定位。

  这次我们要通过深化改革来推进这项工作,对出租车进行规范、正确的定位。丽江的出租车也会像酒店这些服务行业一样,经营不善就倒闭,国家的行政资源是不能用来进行市场交易的。丽江的出租车,一辆普通的桑塔纳、捷达车,转让费达到150万,这是很不正常的,这个问题必须要深思,需要通过改革来解决。

  我想强调的一点是,一个人犯法我们要依法惩治,十个人犯法要依法惩治,一百个人犯法还是要依法惩治……法律的执行并不是看人数的多少,而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不管人数多少,只要违法,我们就要坚决依法执行。出租车等问题,我们要通过改革和依法行政来处理。

  3.“酒托”拉客

  我搞了个昆明的手机卡去古城里摇,什么都没摇出来,酒托真消失了

  云信:我们也观察到,丽江古城被警告之后,丽江上下都动起来了,只要涉及的部门,都积极地在整改,在行动,您觉得取得效果了吗?

  张泽军:整改到底有没有效果,不是嘴巴上说的,是需要实际去体验验证的。前几天我和公安局长两个人去丽江古城暗访,当时我专门搞了个昆明的手机卡,去古城里摇,什么都没摇出来,通过走访发现,古城里明目张胆的酒托是真的消失了。看到这一点,我心里真的很高兴,这说明我们的整改、我们付出的努力是有成效的。

  4.“艳遇”噱头

  “艳遇”本身是一个温馨的词,但被低俗化了,“邂逅之都”更合适

  云信:这次丽江被曝光的酒托,很多人都认为是“艳遇”衍生而来的。现在,“艳遇”似乎已经成为了丽江最大的噱头和亮点,对于艳遇,您怎么看?它是否真的是丽江的亮点?

  张泽军:“艳遇”本身是一个温馨的词,但现在很多酒吧却把它低俗化了。丽江的“艳遇”,应该往艺术、文化方面来推进,把丽江变成一个艺术之都、文化之城。如果非要给丽江一个头衔,我觉得“邂逅之都”更合适。邂逅,一个很美好的词,来到丽江,你可以邂逅这里的阳光、空气、蓝天、山山水水,也可以邂逅这里淳朴的人民……

  在我看来,丽江旅游最大的亮点是干净、阳光、生态、独特、和善。丽江有非常好、非常独特的旅游环境,有近千年历史的古城,又有离赤道最近、最温暖的雪山,有高山、峡谷、小溪、江河……而丽江的旅游资源又配置得非常好。

  下一步丽江旅游最核心的问题就是要发展高端化旅游,实现丽江旅游的全面升级,把文化与旅游更好地融合,达到传统文化现代化表达、民族元素国际化表达。对这些问题的具体规划,我在今年丽江“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有详细说明。

  (本文转载自《云南信息报》,原标题为《张泽军:在经济追赶的激流中,丽江上上下下迷失了方向》,作者杨冬合刘文湘。转载时有删节)


来源:中国旅游报 责任编辑:钟金林
相关阅读 (关键词:张泽军)

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