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用户名: 密码: 登录

本版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李杉

  

节后抄底 早春出游叹山水

  春节假期告一段落,但市民的出游热情依然有增无减。春节后,无论你是跟团还是自由行,都能享受到廉价的机票价格,还能享受到路途中轻松自在的旅游环境。三月春暖花开,正是出游踏青赏花的好时节,计划出游的你,不妨早点做好计划,提前感受春天的味道。

  长江三峡:游山水画廊觅巫山神女

  “风樯动,龟蛇静,起宏图。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今世界殊。”

  毛泽东

  《水调歌头》

  节前出游价:4799元

  节后出游价:3999元

  推荐线路:长江三峡五星世纪系列游轮5天(广之旅)

  春节后的3月份是长江三峡的最佳旅游时节,这时不仅避开了旅游高峰期,而且气温适宜,两岸不时可见一片片点缀在山林上的鲜花,灿烂迷人。乘坐豪华游轮是游览长江的最佳方式之一,游轮上配有阳光甲板,游客可360度欣赏两岸美景,舒适自在。沿途还可上岸寻幽探秘一番,“石宝寨”景区值得一去。

  西陵峡是长江三峡中最长的峡谷,也是最险要的峡段。当游轮经过时,在开阔的阳光甲板上可以看到西陵峡两岸峻山林立、怪石横陈,船边的滩险处则水流如沸、汹涌激荡,非常壮观。到了巫峡,景色更为美丽。长深的峡谷中,奇峰突兀,层峦叠嶂,云腾雾绕,江流曲折。船行其间,时而大山当前,忽又峰回路转,宛如进入了一条迂回曲折的奇丽山水画廊,眼见之处尽是壮阔的诗情画意。

  Tips:

  美食:三峡菜有荆州鱼糕丸子、洪湖红烧野鸭、峡口明珠汤和皮条鳝鱼等,在宜昌可以品尝极具特色的“老九碗”宴,到重庆则可以尝尝麻辣的滋味,正宗的重庆火锅在市区可以轻易找到。

  购物:游轮上一般会设有购物店,可以在船上买到常用的生活用品和食品。而岸上的三峡地区也可以买到根雕、盆景、奇石、岩矿工艺品、彩陶、长阳草编等当地各种工艺品和旅游纪念品。

  浙江杭州 到江南水乡看烟雨蒙蒙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白居易《忆江南》

  节前出游价:4099元

  节后出游价:2099元

  推荐线路:华东五市、古城扬州、灵山大佛、乌镇二期、世博纪念馆双飞六天(南湖国旅·西部假期)

  三月的华东,让人不免联想起小雨霏霏、烟雨朦胧的江南水乡的浪漫情怀,“忆江南,最忆是杭州”,西湖最不能错过。清晨的阳光洒下来,烟雾迷茫的西湖撩开面纱,湖面腾起薄雾,让人想起了白娘子和许仙的千古传奇。苏堤白堤断桥边,无数恋人相拥低语,撩起了心中久违的温暖情怀,不妨携手恋人,一起浪漫同游。

  要杜绝一切喧嚣安静地过两人世界,则可前往西溪湿地公园,或乘着电瓶船、摇橹船在曲水中穿行,或沿着游步道用双脚丈量,还可以悠闲地在河塘柳荫处垂钓。南山路是商业和文艺的完美结合,路的两边有安静的咖啡馆,落地窗收尽满路的美景。淡淡的音乐飘散在咖啡的香味中,让人如痴如醉、遐想万千。

  Tips:

  美食:杭州风味小吃非常多,小鸡酥、宋嫂鱼羹、西湖醋鱼、虾爆鳝面、印糕、油冬儿、葱包桧儿等都值得一试。

  交通:从广州搭乘飞机到杭州,转乘游1、2、3路到西冷桥站下车,或乘7、27、507路公交车至葛岭下,步行前往或乘西湖游船到中山公园上岸,即到孤山。

  湖南武陵山 爱在三月天恋恋桃花源

  “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淘渊明《桃花源记》

  节前出游价:1620元

  节后出游价:1120元

  推荐线路:雁城衡阳、洪江古商城、凤凰古城、张家界、长沙路踏青五日游(广东中旅)

  长假高峰后,正是踏春出游好时节,高铁出行轻松快捷,不妨乘坐高铁到湖南沿线踏青游,一路欣赏好风景。南岳衡山不容错过。南岳诸多景观中,祝融峰之高,方广寺之深,藏经殿之秀,水帘洞之奇,历来被称为“四绝”,不放一一探秘。想看人文景观,则可前往石鼓书院、衡阳保卫战纪念馆等。

  “去九寨看水,去张家界看山”。张家界的最佳旅游时间是春秋两季,三月四月正是登山踏青的好时光,这里芳草鲜美、落英缤纷,不妨前往溯金鞭溪,游十里画廊,探黄龙洞,体会武陵人进入桃花源的惊喜。

  Tips:

  交通:现在去衡阳,选择高铁最为便捷。

  住宿:衡阳住宿很方便,一般价位在200~300元左右。

  美食:玉麟香腰、鱼头豆腐、排楼汤圆、衡阳荷叶包饭、唆螺等特色美食,值得品尝。

三月春暖花开,正是出游踏青赏花的好时节,计划出游的你,不妨早点做好计划,提前感受春天的味道。

更新:2013-02-28 来源:信息时报 记者 李杉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