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第一旅游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首页 * 旅游扶贫
拯救乡村文明,从老屋开始
第一旅游网:www.toptour.cn      发布时间:2018-04-16      字号:【

  再次走进金溪,适逢江南的春雨时节。3月18日,金溪拯救老屋整县推进项目正式启动。淅淅沥沥的雨中,鞭炮齐鸣,人群涌动。在维修开工现场,老木工用雄鸡鸡冠血祭梁,当地民俗传承人正在表演上梁习俗。

  此举之后,也就意味着江西省抚州市金溪县100多个明清时期风格传统村落在今后两年内将渐次进入“拯救进行时”。这意味着什么?

  创新之举从实际出发

  时间回到2012年,在“古村落的保护就是工业化、城镇化过程中对于物质遗产、非物质遗产以及传统文化的保护”的精神指导下,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原文化部、国家文物局、财政部四部门联合开展启动了传统村落调查摸底。

  之后,国家文物局相继推出了国保省保传统村落集中连片成片的保护项目,但局限性在于不是所有的传统村落都能得到有效的保护。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理事长、国家文物局原局长励小捷说,但这使得在国家层面上,传统村落保护有了制度保障、资金渠道和项目实施,不能再随便拆除破坏了。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通过调研和论证,于2016年1月选定浙江松阳为全国唯一的整县推进试点县,首期投入资金4000万元,资助开展传统村落保护项目“拯救老屋行动”。

  此举作为试点,颇有“摸着石头过河”的象征意义。但也正是因为有了松阳,才有了现今金溪县“拯救老屋行动”整县推进项目的整体推进和启动。

  北京清城睿现数字科技研究院院长贺艳是金溪县“拯救老屋行动”整县推进项目的技术负责人,2016年以来坚持不懈地致力于金溪县古村落资源的价值挖掘、保护利用和传播推广。在近3年的时间里,她带领工作团队走访了金溪的90个古村落,并完成了68个古村落的资源调查研究报告和档案整理;拍摄了6.8万张档案照片和1000分钟视频资料,完成了30个古村落的航拍航摄,记录明清风格古建筑约1200栋。

  据不完全统计,金溪县目前保存完好的明清时期风格古建筑成片的传统村落101个,明清古建筑11633栋,其中全国传统古村落有21个。“数量之多、格局之完整,堪称‘一座没有围墙的古村落博物馆’。从数量上在江西全省排在第一位,是婺源的三倍。”金溪县县长高连珠说。

  问题是,传统村落古民居或传统建筑,从文物角度看,大部分级别档次低,以浙江松阳为例,整县推进249栋,省保文物只有一栋。农村文物点没有级别,农村的传统建筑80%以上是私有产权,另外不到20% 的民居也不是全部国有,而只是具有公共性质的文物点。比如祠堂,以及民族地区的风雨桥、龙门等。对于此类广泛存在的私人产权不可移动文物,全部进行保护存在很大困难。

  励小捷表示,从松阳到金溪,“拯救老屋”行动都在力求让居住在文物建筑中的老百姓能生活得更加舒适,为私人产权低级别不可移动文物的保护修缮和利用,积累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形成“拯救老屋行动”与传统村落保护、调动产权人积极性、促进民生改善和产业发展相结合的共生模式。同时,“拯救老屋行动项目,也旨在探索构建以基金会资助为推动、以房屋产权所有人为主体、社会力量广泛参与的拯救老屋行动体系,是解决私人产权不可移动文物建筑修缮资金短缺的创新之举。”

  拯救老屋就是拯救乡村文明

  “如果老房子在我们这一代受伤毁掉,我们就对不起祖宗。”金溪县蒲塘村村民徐在纪的话让很多人感同身受。

  位于游垫村村头的“胡氏祠堂”在经过一番“拯救”之后,现如今已经成为游垫村集体重大活动的公共场所,也成为游垫村村民对于祖辈追忆的一种实物寄托所在。游垫村历经几个世纪风雨战乱的洗礼,村落中的“进士第”“侍郎坊”“尚书府”“方伯巷”“大夫第”五座门楼依旧向后人展示着昔日主人地位的显赫。

  中国文物学会副会长、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传统村落专家组首席专家付清远认为,金溪建筑无论从体量、结构还是从用料、设计来讲,都有赣东自己的特色,与徽派建筑不同。古村落应重点关注人与建筑的共同传承,提高当地百姓的积极性,注重对本地传统工匠的质量把控和培训,发挥传统工艺的价值。

  “特别是承载几千年耕读文化的老屋,因为是私有产权,就不管不顾,任其灭失,这实际上就是一种传统文化的消失。从这个角度讲,国家有这个责任,产权人也有这样的责任。”励小捷表示,“‘拯救老屋行动’是国家层面在低级别不可移动文物的保护修缮和利用上的一个创举,与乡村振兴、扶贫攻坚等国家战略相一致,将古建筑修缮与民政、扶贫相联系,能够实际做到惠民惠村。”

  此外,当地政府整合相关项目资金进行补助,带动了青壮年劳力的返乡,带动了旅游、民宿、非遗传承等产业的发展,带动了乡村传统文化、非物质文化的研究传承。

  “我们要从大处着眼,从细微处入手。拯救老屋也就是拯救民心,老祖宗留下这么多好东西,我们要好好利用保护,对此,我们也特别有信心。”高连珠说。

  “开展老屋拯救行动不能以完成多少栋老房子维修任务为导向,应该以使命为导向来推进这项工作。”金溪县委书记王成兵表示,要认识到拯救老屋拯救的不仅仅是老房子,因为老房子可以唤醒人们对其承载的历史的、乡风民俗的、哲学的、文化的信息记忆,所以更重要的也是拯救文化,拯救乡村文明,传承优秀传统文化,最终推动当地经济社会协调发展。

  国家的资金支持、制度设计,产权人认知的改变提升,社会大众自觉公益意识的苏醒……只有理顺这些内容,中国乡村振兴、传统民居的保护利用才具有最牢固的社会基础。

  修缮之后的可持续发展

  传统村落中大量的古民居老房子在修缮之后如何可持续发展?

  “要把拯救老屋行动放到乡村振兴的大盘子里进行考虑”无疑已成为拯救老屋行动的一种共识,也是解决老房子修缮之后如何可持续发展问题的战略层面的思考。在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拯救老屋继而保护好利用好成为必须选项。其也将为后续产业转型升级提供更为广阔的市场和可能性。

  老屋修缮后,要利用好,更需要前瞻性的认识。王成兵思路明确:金溪县委、县政府首先将做好高品质顶层设计,以村民为主导,抓住拯救老屋行动这个机遇,突出文化引领,走出一条以农业为基础,香料产业与景观经济作物为辅助,一二三产融合到乡村,农业和旅游两条腿同时迈步发展的道路。两年内再打造出3个国家4A级旅游景区和两个特色小镇。

  金溪老屋的拯救行动,指向了未来。作为一个典型样本,也正在成为金溪寻找产业发展新动能的标志之一。

  “老屋修了之后关键是有用,如果修了之后仍然是锁上一把锁,放在那里没有利用,是没有用的。对于传统村落老屋的利用,要进一步放开眼界、丰富思路,尊重实际、尊重群众的创造。”励小捷说,发展乡村旅游,搞民宿,无疑是目前传统村落使用的一个重要渠道,但绝不是唯一的。在金溪,可以与教育结合,与香料产业结合,建设老年公寓,可以有多种选项。“要坚持把保护和利用更加紧密地相结合,让修缮好的老屋成为拓展新产业的新空间,成为农民增收和改善生活的新平台,成为金溪乡村振兴的新亮点。”

  王成兵的话句句点中要害:“要一手抓修复,一手抓利用,两手一起抓;要注重做好社会发动工作,不仅仅局限于产权人,还应该发动大家一起参与,尤其是列入拟精修的老房子,可以发动社会志愿者、乡贤、致富能人积极参与,吸引外面的工商资本投入资金,做出一些合理利用明显赢利的样板工程,起到示范带动的作用;多为合理利用考虑,多为吸引原住居民返归入住考虑,这样才能把工作做好,做成功,做出可推广、可复制的经验模式。”(毕志强)


来源:中国旅游报 责任编辑:缴美娜
相关阅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