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第一旅游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首页
一支旅游团队的 24小时撤离之路
第一旅游网:www.toptour.cn      发布时间:2017-08-11      字号:【

  地震发生时,景区约有3.8万名游客,经过整整一天的救援撤离,目前已基本没有游客被困

  崔阳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在美国灾难大片中看到的“生死时速”场景居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对导游来说,8月正值旺季,崔阳带着一个20多人的旅游团从成都出发到九寨沟旅游,沿路欣赏如画的美景。

  8月8日晚间,地震发生时,崔阳和他的20多人旅游团已经游览完九寨沟景区,根据行程,他们当晚坐车前往松潘县的川主寺镇,准备入住附近的酒店,这是当地非常有名的游客过夜地点。

  当旅游巴士行进到半路,约莫21点19分前后,突然崔阳和游客们感到一阵剧烈的晃动,尽管车在山路上行驶也会有颠簸,但这种晃动感显然超过了普通的颠簸程度。

  大家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时,由于地震导致山石滑落,暮色中一块飞石砸中了崔阳团队的旅游巴士,发出巨大声响,游客们开始惊叫起来。崔阳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时他内心也开始焦虑起来,长期带团的经验告诉他,应该是出大事了!

  然而这并不是最糟糕的,仅仅几秒后,几块巨石接连滚落,直接卡在了巴士的前轮和后轮位置——车完全动不了了!

  根据中国地震台网测定,8月8日21时19分在四川省阿坝州九寨沟县(北纬33.20度,东经103.82度)发生7.0级地震,震源深度20千米。

  目前正处在旅游旺季,九寨沟的地震直接波及到了游客。和崔阳一样,8月8日当天有约3.8万名游客在九寨沟附近,他们不同程度地经历了震感,度过了一个惊魂夜。

  5小时公路救援

  崔阳和游客们很快意识到应是发生了地震。可是,天色已暗,距离川主寺还有很远的路程,步行不仅危险也根本不可能!

  “有部分游客在飞石砸到车时受伤了,是皮外伤。我们第一时间联系到当地的救援队,报告了我们的位置和情况,救援队表示会立刻赶过来。”崔阳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但我很清楚,毕竟这里是山路,救援队摸黑进入九寨沟地区需要时间,而且他们也要冒着很大的危险,进来的路上可能也要救别人,所以我们接下来只能等待。”崔阳说。

  “等待”在地震面前也成了一门技术活儿。因为等待过程中还会不会发生余震、山体滑坡或其他地质次生灾难,都很难说。

  崔阳是携程在成都的地接导游,在公司接受过专门的紧急应对自然灾害的训练。“我的第一反应是,大家都在车里是不安全的,车是一个密闭空间,何况车已经被困,万一再有石头砸落,后果不堪设想。”崔阳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惊魂初定后,车上的游客大多很理智。在他向大家简单解释后,所有人都下车,尽量在附近空旷处等待。

  下车后,崔阳团队发现,附近已有好几辆被弃的空车,崔阳估计这些自驾游客也是在地震后迅速弃车逃生。

  “我们受过培训,我知道车辆是很好的掩体——只要不进入车内,人就猫在车体边上,万一再有石头滑落也可以避免受伤。”崔阳说,游客比较多,所以也需要更多车辆“掩护”。

  在崔阳的带领下,大家躲在车辆附近等待。团队中有22个成年人和5个孩子,其中年龄最大者70多岁,令崔阳欣慰的是,几乎所有人都很配合,也很冷静;孩子几乎没有哭闹,老人也比较健康,可以照顾自己。

  “我们当时就想,地震已经发生,就要面对。我们为人父母,如果自己都惊慌了,那孩子怎么办,所以首先自己要镇定,这样孩子就不会太害怕。我们也一直在安慰孩子。”游客之一、年轻的妈妈郑红(化名)说。

  山里的温度下降得很快,黑暗中的时间特别漫长。其实游客们内心也相当忐忑,但都明白慌乱哭闹不仅不解决问题,反而给其他人添麻烦。崔阳向第一财经记者回忆道,在黑暗中,导游、司机和游客互相安慰,用自己的话抚慰他人,也借别人的话鼓励自己。在互相安慰的同时,几乎连孩子在内的所有人都在时刻聆听着山间的声响——因为要防范山石滑落的险况。

  这样神经紧绷的状态持续了整整3个小时!

  医疗队率先赶到了!让崔阳他们看到希望。随后,救援队进来了。终于,司机、导游和游客全部安全撤离。

  “我们被救援队的车辆送到安全空旷地带的指定住宿酒店,此时已是9日凌晨2点,历经5小时,暂时安全了。”崔阳在回忆这一段经历的时候,不由长舒了口气。

  安全回家

  地震当晚,像崔阳这样的旅游团队还有很多。四川省地震局应急救援处处长江小林9日上午表示,九寨沟景区报告有游客3.8万人左右。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从8日晚间开始到9日凌晨,携程、同程、途牛、驴妈妈、春秋、途家、如家、蚂蜂窝等旅游相关企业都已启动应急预案,排查当地游客情况,尽力帮助疏散和撤离出九寨沟。各大旅行社派出了在四川或成都的分公司以及地接社的员工和工作人员,第一时间赶赴现场,与导游一起救援被困的游客,送水送药并提供及时救助。

  “我们看到,地震发生后,震感强烈地区的游客都在四散跑开,只有导游没有跑,他们一直举着旗子,不停地呼叫自己团的游客,统计人数。”游客赵恺(化名)说。他还表示,还被困在九寨沟附近的游客当晚为了安全大多没有入住酒店,而是在空旷场地休息,等待救援车辆。

  比起被困九寨沟的游客,在地震前提前抵达川主寺镇的游客则比较幸运。

  “很多人是把矿泉水瓶倒立,以检测震感。如果是举家出游,则男士们基本熬夜不睡,一旦发现情况,立马叫醒家人撤出酒店。”导游东周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连线采访时说。

  8月9日凌晨1点,部分旅游企业的地接社处理小组赶到九寨沟沟口和川主寺等地,为等待救援的游客分发食物、饮用水和基础药品等生活用品。

  熬过看似平静却艰难的一夜,9日早上8点开始,川主寺的游客分批撤离,他们的路线基本是从川主寺到红原县,然后经过理县到汶川,最后抵达成都。

  “目前,这条经过汶川抵达成都的公路还比较安全,还没有被破坏的情况,我们从早上8点左右出发,估计晚上8点左右可以到成都。”导游马丽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连线时,正是9日的下午,他们当时已安全抵达理县。少量游客仍心有余悸,但大部分游客情绪稳定。

  相比游客,附近城镇的居民显得比较淡定。九寨沟县城的建筑基本完好,没有出现大的损失和人员伤亡。

  陈筱玥家住成都,地震时住在21楼的她看到整个家在晃很冷静,也没有跑出房屋。“也许是有经验吧。我们居民区几乎没有人跑到街上的,大家基本都在家里待着,虽然震感很明显,但我们比较淡定。”陈筱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地震过后不多久,她的家人就都又入睡了。

  四川省政府新闻办称,截至9日13时10分,经初步核查,九寨沟县漳扎镇M7.0级地震已造成19人死亡,247人受伤,其中重伤40人。

  9日晚间,阿坝州州委书记、阿坝州抗震救灾指挥长刘作明在九寨沟“8·8”地震首场新闻发布会后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九寨地震灾区已基本没有被困游客。

  崔阳带的团稍作休整之后,9日早上9点,也按照川主寺镇—红原县—理县—汶川县—成都市的线路驱车上路,当日晚间10点半左右终于抵达成都——从被飞石困住到安抵成都,超过了24小时。

  从川主寺镇出发时,崔阳和团里的游客们向救援队和工作人员表示感谢,所有人微笑着在酒店门口留下了此生难忘的大合影。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乐琰 责任编辑:张丽娜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