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旅游网 » 装备 > 正文

旅游复苏转思路 供需两端下功夫

  2021年上半年,全省累计接待游客3.27亿人次,实现旅游收入3112.70亿元,同比分别增长89.7%、118.6%。随着疫情后旅游市场的恢复发展,通过升级旅游业态、产品供给、经营方式,贵州正不断打造更多旅游吸睛点、兴奋点、消费点。当“游”不再是旅游的唯一目的,贵州在释放旅游消费潜力中转变思路,从供给侧下足功夫,不断丰富旅游生态和人文内涵。

  就地休闲 消费释放新窗口

  “好多年没有游龙宫、黄果树了,这次优惠力度很大,趁周末来走走,感觉变化太大了。”得益于安顺景区推出的“贵人游”优惠政策,家住安顺的肖娟丽时隔15年再次走进家门口的这两个“双5A”景区。

  7月以来,黄果树、龙宫两个景区共同推出安顺“双5A”优惠政策,共分为安顺人游安顺、在黔学生游安顺、贵州人游安顺、贵州省以外游客游安顺4个类别。其中,安顺人凭有效证件,可以99元优惠价格购买原价360元“黄果树+龙宫”景区套票,包含景区门票、观光车车票、龙宫景区船票等。对此,肖娟丽觉得很实惠。

  暑期疫情反弹,许多家庭的长线旅游计划被迫暂停,“就地休闲游”因而成为暑期下半场的新风向,不少贵阳市民一头“扎”进城市周边的山水里,寻找出诸多小众宝藏打卡地。

  吴小雨第一次在朋友圈刷到普渡河时,就被山峦环抱、草木葱茏的自然环境所吸引,几番打听才找到藏在贵阳市乌当区水田镇董农村的这个景点,那里农家乐、帐篷露营、动物森友会、驻地餐厅应有尽有,旅游业态十分丰富。

  除了董农村,青岩古镇也是贵阳市民出行的热门选择。“今天又满房,大家想过来玩最好提前几天预定。”位于青岩古镇的朵哩花园民宿尽管整个8月携程省外订单全部取消,但入住率一直稳定在75%以上。

  去贵阳市乌当区百宜镇红旗村看向日葵,去遵义市播州区茅栗镇金山村摘晚熟桃,在安顺市关岭自治县九仙旅游景区体验洞穴漂流,住进铜仁市江口县云舍村的民宿里……贵州人的“就地休闲游”可谓丰富。

  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秘书长金准认为,当前,近城市场复苏程度远远大于远端市场,休闲度假型消费复苏远远大于观光型消费,亲子家庭型旅游休闲消费一枝独秀。尽管“预约、限量、错峰”仍是当前景区经营要念好的“六字诀”,但喀斯特的奇山秀水与广袤的乡村大地给了贵州省内旅游消费释放的窗口。

  旅游预售 稳住市场信心

  旅游预售在2020年备受关注后,在2021年被更多消费者接受。

  数据显示,上半年一码游贵州的浏览量为1267.34万次,平台交易额1513.09万元。与此同时,上半年通过携程旅行预订贵州景区订单量同比增长了436%,酒店订单量同比增长84%,酒店预订金额同比增幅达119%。参与预订的省外游客主要来自上海、北京、成都、重庆、深圳、广州等城市,贵州本省游客则约占总订单的40%。

  面对反复的疫情,旅游预售不断激活消费者和旅游商家的信心。

  暑期以来,同程旅游推出“提前订随时退”暑期狂欢活动,通过预约未来旅行的方式解决市场困境。其中,贵州6日跟团游,人均售价在1799元。携程旅行则启动了为期一个月的旅游囤货节,发起规模化预售,从供需两端稳住市场信心。

  优质的性价比、宽松的有效期是促成用户养成“囤货”消费习惯的重要动力。从2020年3月至2021年8月,携程预售产品平均折扣为5折、最高折扣约1折;预售产品平均可为用户省下723元,酒店类预售产品平均更可省下1088元。携程研究院战略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沈佳旎表示,在用户已有“囤旅行”消费习惯的基础上,预售产品不仅为疫后出行提供灵感及优惠。其产品特有的随时退、过期退、无损退的保障措施,也将让旅行更安心。

  线上预售如此,线下旅行社也积极求变。在去年的经验基础上,省内旅行社继续主推小团定制、家庭团等创新产品,既有利于疫情防控,又满足了用户对于旅途安全的更高要求。在产品结构上,大部分旅行社适当降低了长线产品的比例,提高了周边及中短途产品的比例。

  根据近期旅游产品的预订趋势,携程研究院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张致宁判断,跨省旅游市场预计将在9月中旬迎来跨省游复苏的新拐点,9月中旬至“十一”黄金周期间,跨省游有望出现爆发式增长。

  深度研学 提高旅游附加值

  “大山保护了贵州,让它成为快速变化世界中的一片世外桃源。”

  8月,在童书妈妈“写作贵州”营的结营仪式上,来自全国20多个城市的百余名家长与孩子一起写下了他们眼里“不一样的贵州”。这是一次9天8晚的贵州写作之旅,研学行程主要涉及贵州盛华职业学院、安顺鲍家屯村、黄果树瀑布景区、“中国天眼”FAST基地、贵州省博物馆5个地方。

  “采访、调研、讨论、写作是我们读懂贵州的方式,家长要写,孩子们也要写。”童书妈妈创始人三川玲表示,选择来到贵州开展深度学习体验,除了夏季气候凉爽,更由于贵州是正在改变的中国之缩影。

  “这次研学之旅,对贵州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来自福建的林剑峰带着儿子郑哲浩一起参与了贵州营,他对于行程中的鲍家屯留有深刻印象,认为这里的村寨建设、规划很有历史价值。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研学旅行将两者有机结合,正成为当下贵州旅游市场的新兴产品。在此过程中,大量的各具专业背景的非旅游人士涌入研学领域,也带来了巨大的观念碰撞。除了童书妈妈,今年以来,贵州田野环境与发展研究中心也希望通过研学旅行的方式,以自然为课堂,让教育自然发生,以提高青少年的生态文明意识。

  在疫情的倒逼之下,传统观光游正在向深度游览体验转化。对于贵州旅游来说,除了住什么样的酒店、吃什么样的美食、乘坐什么样的交通工具,高品质的旅游更体现在精神上的收获。通过深度研学体验提高旅游的文化附加值,对于丰富旅游生态和人文内涵,促进文旅融合,更好地宣传多彩贵州,也有着积极的实践意义。

旅游

来源:贵州日报 责任编辑:朱舒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