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删  | 
视频      访谈      智库
维权      明星      线路
国内  |  国际  |  地方  |  专题  |  深度  |  观点  |  访谈  |  调查  |  锐榜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方频道 > 第一旅游网·玩转陕西 > 陕西频道-咸阳
山水咸阳

第一旅游网:www.toptour.cn      发布时间:2012-03-10      字号:【
[摘要]
      山水迷人。由亿万年地质运动冲撞出的自然山水,常令人叹绝;由千百年历史文化积淀起的“人文山水”,更让人折腰……

  山水迷人。由亿万年地质运动冲撞出的自然山水,常令人叹绝;由千百年历史文化积淀起的“人文山水”,更让人折腰……

  怎么能抱怨他没有好山水呢?

  实际上,当南方的山水还鲜有人迹的时候,他这里已是车马喧腾了。据说,当时那繁盛的罗马,也要逊他三分。

  不信你看,学归的孩童随手一抬,便指给你一个西汉;晨练的老妪信口一张,就讲给你半个盛唐!尚不说那西周的青铜和大秦的宫阙……

  这里满目都是山水。

  一

  遥远的西周,让人总觉得飘渺,以致于常常要去《诗经》里找寻他的身影。好在452斤重的淳化大鼎,就活生生地“鼎立”在博物馆里,将历史的两头牵起,让人终于有了一些实在的感觉。青铜时代的辉煌,不必言说,全都铸在鼎里了。难怪后来野心勃勃的楚庄王,会带着千军万马,去问周定王鼎的重量。不止楚王,据说秦王问过,齐王也问过。

  许是受了《诗经•生民》的感染,惜墨的司马迁,竟将后稷的生平写得如同神话。既然连孔子都说“民以食为天”、“食不厌精,烩不厌细”,这位教民稼穑的农业始祖在国人心中的地位,就可想而知了。也许就是因了他开创农耕的恩泽,周人崛起了,留下了一个绵绵800年的周朝,那可是中国历史上最长的朝代。周人由是尊后稷和他的母亲姜嫄为始祖和圣母,就成了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如今,除了武功镇稷山上的圣母祠、后稷祠,以及分别位于彬县和武功县的那两处真假难辩的姜嫄墓外,漆水河边还矗着教稼台,平畴沃野中,那一垒青砖犹如一座沧桑的碑。

  算起来,周文王应该是后稷第15代子孙了,他与后来的武王,终于随了心愿,终结了商纣的暴虐,开始了礼的统治。800年!会有多少史笔难书的事情尘起又落下?好在他们的文治武功,如同他们墓前郁郁的苍松,依旧生长在咸阳塬上。

  陪葬他们的,除了会解梦的周公旦,爱垂钓的姜子牙,应该还有一本深奥的《易经》。

  周的山水,有些神秘。

  二

  闻一多曾经对桐城诗人方玮德说过:“历史的价值是按照成绩折算的。”这句话用在秦的身上再恰当不过。

  秦祚不长,但却酣畅淋漓。尤其是那 “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的秦始皇,借着用商鞅的血积攒起来的强盛,不仅统一了六国,而且“却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在中国的历史上,堆起了一座座高峰。

  那号令全国“书同文、车同轨”的铜诏令,正静静地躺在咸阳博物馆的展橱内,熔铸着华夏的一统;那为了北定匈奴而修的、宽阔笔直的秦直道,就隐没在咸阳北部延绵的荒草寂岭中,驰骋着安邦的意志;那灌溉关中的郑国渠首,至今还在将清冽的泾水送往田头,流淌着富民的理想……

  残暴而不荒淫。那千古一帝的秦始皇,终生都在忙碌,忙来了伟绩,也忙来了骂名。

  郡县制实施了,长城修起了,灵渠凿通了,书也焚了,就连天下的兵器,也都铸成铜人了。但悄然间,仇恨的种子也播下了:

  寒光一亮,锵地一声响

  那凛凛冰刃在峻挺的铜柱上

  只透进了三寸,仍在摇晃

  徐夫人那剧毒的匕首

  一片青芒,被田光的沥胆

  被樊於期的溅血所淬亮

  被燕太子羞愤的目光

  ——余光中《刺秦王》

  想刺秦王的,又何止张良与太子丹!毕竟那分家后过惯了小日子的兄弟们,是被他用刀逼回到同一个屋檐下的。“先入咸阳王之”的动员令,如同一壶烈酒,烧红了项羽们的眼,烧沸了刘邦们的血。那曾经挂着《吕氏春秋》,能改一字而赏千金的咸阳城楼,刚被刘邦挂上《约法三章》没几天,就被项羽的火点燃了……

  《史记》载:“咸阳之旁二百里内,宫关二百七,复道甬道相连。”难怪诗人们都说“咸阳宫阙郁嵯峨”。项羽带来的火种,在渭河两岸整整烧了三个月!巍峨壮观的咸阳宫起火了,仿六国王宫而建的六国宫起火了,覆压三百余里的阿房宫起火了,上演了“完璧归赵”的章台宫起火了,胡亥自刎的望夷宫也起火了,还有那兰池宫、曲台宫、林光宫、梁山宫……一座座宫殿都灰飞烟灭了。似乎也只有火,才熔得了这样一个强悍的王朝。

  站在咸阳城东北的秦宫遗址上,看长风残月,断瓦碎砖。荒草中,低吟的虫鸣犹如秦娥的凄诉;泥土里,半露的础石就像遗落的印章。苏秦来过这里,张仪也来过这里,合纵连横的争论,曾如那高悬的宫灯,经夜不熄……

  “楚人一炬,可怜焦土”,所有的辉煌都留在地下了。临潼那世界震惊的兵马俑军阵,全都威严地面东肃立。他们知道,背后就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中央集权制封建王朝的首都——咸阳。

  秦的山水,有些险峻。

  三

  “千秋万古功名骨,化作咸阳塬上尘。”

  西汉的十一位皇帝,九位都将咸阳选作了他们的安息之地。似乎是事先规划好了一般,那高高的封土,像大汉王朝一步步走过的脚印,在咸阳北塬上一字排开,其中就有开国的刘邦和叱咤风云的汉武帝,以及那懂得休养生息的文景二帝。帝陵间夹杂着吕后、霍去病、卫青等皇戚将相们的陪葬墓,大大小小竟有数百座。世界上哪里去找这样的城市!

  “西风残照,汉家陵阙。”李白眼中的景象,至今依然。但李白是不可能知道汉景帝的阳陵会有81条丛葬坑的,也不可能像我们一样进入十余米的地下,站在玻璃甬道上去细看脚下那原封未动、密如插葱的兵佣和无法胜计的陶畜,以及那婀娜着东方神韵的歌舞伎俑。更不可能看到那陈列于咸阳博物馆的西汉3000兵马俑和茂陵博物馆的镏金宝马……他倒是有可能走到汉武帝的茂陵,惊异在那些被誉为中国古代印象派艺术杰作的大型石刻面前,用颤抖的手去轻抚那威猛的虎、憨厚的牛……

  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像李白这样浪漫而豪放的诗人,面对霍去病墓前那动人神魄的“马踏匈奴”石雕,却没有留下一句诗词。是战马奔驰的扬尘迷住了双眼,还是霍去病那“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的豪气压住了诗情?

  在这世界上,近3米长1米宽的瓦,也许只能在汉家陵阙上找到。视死如生的汉帝们,死后依然是一日三餐,专门在陵园里为他们准备祭饭的厨师就有两千多人,那陵寝的形制就可想而知了。然而这不算什么,耽于寂寞的帝王们,依旧留恋尘世的浮华,除了陵邑里生活着的王公贵胄们外,还迁来了几十万户天下富贾,让一个五陵塬酒绿灯红,热闹非凡。

  “五陵塬上有仙娥,携歌扇,香烂漫,留住九华云一片”,这是何等香艳的景象。

  “五陵贵公子,双双鸣玉珂”、“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这又是何等豪洒的场面。

  至今,五陵少年那“我没醉,别扶我!”的豪侠之气,似乎还回荡在咸阳塬上,与张骞从西域引来的丝路驼铃,交相辉映……

  许是一个人在那荒漠的北海边放羊时间太久,守着汉节的苏武回来后,已不能适应这五陵塬的喧闹。于是,他静静地葬在了他的家乡,与后稷为伴。那墓冢上的浅草,似乎也循了主人的性情,年年都那么忠贞地绿着。怕吵的,还有一个主张“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董仲舒,一个人躲在茂陵附近的村子里,悄悄地钻研自己的学问。

  汉承秦祚,这一承就是400年!

  汉的山水,有些博大。

  四

  以山为陵的唐朝,不仅将李渊、李世民、李治等9位皇帝葬在了咸阳,而且还葬下了它最为著名的两个女人,那就是武则天和杨玉环。一个以智慧名世,一个以美貌流芳。

  奢华的大唐,犹如永泰公主墓出土的壁画,低开的胸领和如玉的臂膊,处处渗透出开放与丰腴,故而也就给咸阳留下了那么多个世界唯一:世界上最大的帝王陵园——昭陵,世界上唯一的一对夫妻、两朝皇帝的合葬墓——乾陵,以及那别无仅有的无字碑、唐三彩……

  占地30万亩,被魏征、徐茂公、程咬金、尉迟敬德等258位名臣贵戚的陪葬墓拱卫着的李世民的昭陵,在礼泉县境内拔地而起,犹如插入天空的一把剑。这位在武功县报本寺长大的皇帝,确实有些特立独行。在所有的唐陵中,惟有他的陵墓面朝北。这是因为他相信,有他在,北方彪悍的游牧民族就不敢窥觎他的江山。当然,他并没有忘掉,闲暇时把玩一下陪葬的《兰亭序》。

  除了深埋地下的《兰亭序》,他心爱的那六匹浑身箭伤的战马,还立在陵前,只不过已是后人的复制品了。原物中,四匹珍藏在陕西历史博物馆,两匹至今还流落在美利坚的土地上。但昭陵博物馆里的三彩马,还在扬蹄长嘶,隔着玻璃,好像还能听到它急促的呼吸和有力的蹄声,似要踢碎这橱窗,重陪主人踏上叱咤的沙场……

  紧盯着北方的李世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的遗妃,竟成了他儿子的皇后,从而在大唐的序列里,夹了一个武周;在中国的历史上,有了第一位女皇。且不说让武则天成为男人的男人是他的男人,仅那“开元盛世”的繁盛,就说明她干的并不比男人差。不信你去看乾县城北的乾陵,那毕恭毕敬地站在陵前的,不是61尊外国宾王石像,而是女皇的神威。

  看惯了洛阳牡丹的她,终究还是回到了咸阳,与他的丈夫合葬到了一起,全了所谓的妇道。除了那通直的司马道,以及两侧分列的巨大的翁仲、翼马与石狮外,她还在陵前留下了一块巨大的无字碑。聪明的女人为他的丈夫用金粉书写了《述圣记碑》,却不肯为自己着一字笔墨,而把千古功过都留给了后人。后人还须再说吗?郭沫若已经为她翻了案,尽管她一生杀了93个皇亲与近臣。

  虽没有帝陵壮观,但座落在咸阳城西马嵬坡的杨贵妃墓,同样令人流连。据说,那青冢上的封土拌胭脂摸在脸上,可以让女孩子的脸变白。墓旁的碑廊中刻写着历代的题咏,但除了《长恨歌》等少数外,多是些红颜祸水的陈词,不入俗流的白居易竟为此得了一条“诬蔑先皇,诽谤朝廷”的罪名。自古红颜多薄命,之所以薄命,就在于它可以作为男人失败的理由。这位被许多所谓忠臣不屑的弱女子,在民间却有着许多的同情,崇尚爱情的人们不满意她的结局,竟说她是去了日本。据说,日本还真有一座杨贵妃墓。

  唐朝远去的背影还依稀可辨,但若想读懂他,尚需经年累月的时光。不过,在晓风残阳中望一望唐陵,也会让人抚古追今、浮想联翩……

  唐的山水,有些壮丽。

  五

  穿城而过的渭河,漂满了诗词歌赋。

  白居易“车辚辚,马啸啸”的歌声还未停歇,王维就唱起了“渭城朝雨邑清尘”的别曲。就连那才华横溢的杜牧,刚刚在《阿旁宫赋》里发了“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的感慨,忽而却又吟出了“欲把一麾江海去,乐游原上望昭陵”的诗句。更不用说李白那“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的凄凉和刘沧“渭水故都秦二世,咸阳秋草汉诸陵”的沧桑。真个是“云龙几度相交代”。据说,存世的咏咸诗词竟有1300多首,如同漫山遍野的山花,让咸阳的山水,在神秘、险峻、博大、壮丽的同时,又添了几许秀,多了几分幽。

  山花烂漫中,那耳熟能详的《柬逐客令》、被称为西汉鸿文的《过秦论》,以及字字珠玑的《六国论》等,哪一篇又不是山顶上苍劲的勒石?

  诗人说,作为黄河的血系,渭河充满了酒精。也许正是这用大历史酿就的烈酒,让文人们都醉了,才迸发出如此的才气。

  “咸阳桥上雨如悬,万点空濛隔钓船。”已经分不清这滋润着咸阳山水的雨,到底是周秦的,还是汉唐的。隐约间,耳畔响起的,却是秦腔中老生那一声苍婉悠荡的长“唉”,那嘶哑的唱腔,透着达观,透着硬朗,透着粗放,透着古旷,也透着沧桑,透着悲凉,透着无奈,透着抗争……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自然的山水如同甘冽的清泉,而人文的山水,却如同陈年的美酒。

更多
新闻来源:第一旅游网 陕西频道 责任编辑:张夏斐(陕西)

(关键词:山水 咸阳)
咸阳秦都区将建西北最大农业生态文化产业园 2014-11-03
另辟蹊径,咸阳旅游在转型 2014-09-12
保护秦岭北麓 给美丽西安奠定山水依托 2014-08-11
咸阳——发展乡村游 带火城市游 2014-07-24
咸阳“五一”火爆乡村游 2013-05-02
 评论加载中...
 
中国旅游报简介   |  联系中国旅游报  | 第一旅游网简介  |  版权声明  |  商业合作  |  联系第一旅游网 | 我要投稿 |  导游证挂失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1012006032 京ICP证11003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336号
中国旅游报·第一旅游网(中国旅游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